rss 推荐阅读 wap

亿滔财经网_金融财经综合资讯门户|股票|基金|外汇|黄金|债券|期货|信托

热门关键词:  自驾游  as  云南  xxx  test
首页 亿滔头条 国内国际 财经要闻 理财资讯 股票市场 购物消费 宏观经济 热点扫描 热点扫描 产经观察

央行完善转股型资本债券发行机制

发布时间:2021-02-22 20:04:19 已有: 人阅读

  央行官网发布消息称,为贯彻落实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关于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的要求,推动资本工具创新发展,近日,央行会同银保监会结合国内外实践,设计完善了转股型资本债券相关制度,并已批复浙江稠州银行、宁波通商银行在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转股型资本债券。

  据了解,这是我国金融监管部门首次批复商业银行发行转股型永续债补充资本。在金融监管不断强化、银行补充资本压力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央行正式给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发行“开闸”,势必是给了中小银行一条全新出路。

  1月20日,宁波通商银行已成功发行首单转股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共5亿元,票面利率4.8%,全场认购倍数2.1倍。

  与此同时,最新监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我国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44%,较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此次两家中小银行获批发行“转股型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正是拓宽银行资本金补充渠道的有益尝试。

  知名财经评论员司徒正襟向《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分析表示,首先,商业银行发行可转股型资本债,是为满足疫情背景下的本金补充需求而进行的适当操作。转股型资本债本质上是一种可转债,而可转债因为其风险性低并存在随时转股的承诺,所以对于看好商业银行发展的比例限制性股东本身是一种较好的增资渠道,能够同时具备投资者较低风险和银行较低短期负债的优势。第二,从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来说,转股型资本债本身就是一种所有者权益,不直接从负债端表现出来,并且投资者可以长期持有,其本质是可转债,只不过是银行应对本金不足的特定股本充实的可转债项目,在特定目的上尤其需要。第三,转股型资本债的偿债可靠性较强,可以补充减记型二级资本债、永续债的缺陷。受包商银行二级资本债减记等影响,投资者对于转股型资本债的投资转为观望,2020年中小银行二级资本债发行规模有所下降,城商行更是爆雷不断。

  安邦研究员魏宏旭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由于商业银行规模扩充和处理不良资产的需要,目前面临资本约束比较大。特别是中小银行面临资本补充的压力比较大。央行对于商业银行补充资本一直是持鼓励的态度,包括探索各种工具,转股型资本债即为其中的一种方式,这在国内属于新的资本补充方式。”

  众所周知,当前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渠道大致分为:发行股票及可转债、股东注资(补充核心一级资本),发行优先股、永续债(补充其他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债(补充二级资本)。其中,二级资本债及永续债是相对有效、使用较为普遍的手段,对非上市、资本补充渠道相对有限的中小银行而言尤为重要。在过去的2020年,监管部门还创新通过地方专项债向中小银行注资。

  魏宏旭分析指出,对于发行人而言,发行转股型资本债可补充其他一级资本,作用和优先股、永续债类似,但对投资人的权益不同。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是减记型资本债,而转股型资本债在触发条件下会转股,在减记的剩余部分享有分配剩余资产的权利。与优先股相比,在正常条件下,其具有优先享有利息支付和本金偿付的权利,具有“债权”的特征。所以是属于介于永续和优先股之间的一种资产类型。与补充核心资本的可转债相比,其权益属性偏弱,因为可转债是按照投资人的意愿转股,而转股型资本债是按照发行人的意愿强制转股,不需经投资人同意。所以其债性偏强。

  记者注意到,早在2018年以来,央行、银保监会等部委就曾多次发文支持商业银行资本工具创新,鼓励发行具有创新损失吸收机制的新型资本补充债券,可实施减记,也可实施转股。不过,近两年,国内商业银行发行的资本债券损失吸收机制均为减记型,一旦发生触发事件,发行人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全部或部分减记。

  而转股型资本债券是一种含权的资本补充工具,与此前发行的减记型资本债券相比,当风险事件触发时,减记型资本债券将直接减记,转股型资本债券可转为股权并参与发行人剩余资产分配。

  司徒正襟指出,这两者风险事件的处置方式不同。相对而言,转股型资本债券具有转股的保护功能,有利于加强投资者保护,投资者可以有权在无需获得债券持有人同意的情况下,随时向债券本金损失风险转化为商业银行的普通股,极大提高了风险承受能力。

  “国内目前发行永续债、二级资本债较多,模式也较成熟,但由于中小银行风险较高,很多投资人对这种债并不完全看好,特别是包商银行出问题后,资本债减记的实例给投资者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让投资者对此有更多的顾虑,也使得依靠减记型资本债补充资本越来越难。所以,才会有转股型资本债的出现,从发行人的角度来看,是让度一部分利益给投资者,换取资金补充资本。对投资者而言,也可以比减记型资本债获得一些额外的保护,更容易被接受。”魏宏旭说道。

  近年来,宏观经济下行叠加疫情影响,监管部门推进金融机构普惠让利,以及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夯实风险抵御能力,商业银行利润增长明显放缓,资本充足率整体下滑。

  “转股型资本债发行,对于商业银行来说,首先,这是一种新型债转股的债券尝试。是银行业在逐渐开放资深市场与投资人门槛的基础上对债务和股权的一种有序买卖开放,本质上是一种新金融产品尝试,也是银行业深化产业开放在债券市场和股权市场的体现。其次,能够在丰富自身银行本金基础上稳定资产负债表上的数据,将自己的债务偿付时间延迟,并实现既定本金获得的目的,通过以上操作,银行可以在不额外或者少增加表内负债的基础上维持评级,保障银行正常生产经营,确保金融授信,维持中小商业银行的系统性稳定。”司徒正襟说道。

  在司徒正襟看来,对于投资者来说,转股型资本债是目前债市上一种相对银行理财、中小城商行以及部分地方债更安全的投资项目,可以在相应的条款内通过直接股权转化行权实现自己的债券损失转化为股权资本,降低了风险系数,提高了投资者的购买热情。

  魏宏旭也指出,中小银行由于规模较小、风险较大,上市融资有门槛限制,从股权交易和拍卖的情况来看,无论是股权转让还是战略重组,目前都不太受投资者欢迎。通过发行转股型资本债来补充资本金还有可能吸引一些投资者。

  央行称,下一步将会同银保监会进一步加强创新力度,鼓励支持符合条件的中小银行通过发行转股型资本债券补充资本,增强服务实体经济和抵御风险的能力。

  有分析称,包商事件对减记型资本债券带来一定冲击,转股型资本债券相较而言有优势,未来该类资本补充工具发行规模将增加。

  对此,司徒正襟向记者分析指出,面临疫情对金融业的冲击,更多的中小银行和城商行面临现金流紧张以及银行资本金红线的现状。通过发行转股型资本债券的金融产品创新,会适当减轻商业银行的短期偿债压力,使其能够更加稳定地提供金融支持和系统性金融服务。所以无论是从投资人市场对于风险的承受偏好还是中小商业银行、城商行本身,都会对转股型资本债券的发行抱有积极的态度,如果此次尝试获得较好的市场反响,相信会有更多商业银行投身转股型资本债券发行。

  魏宏旭则指出,这种情况,因为刚刚开始尝试,很难说能大量推广开,还要看市场是否认可。但中小银行对于资本补充的需求很强烈。对于中小银行来说,包括转股型资本债等不同资本补充方式和工具未来会越来越多。简单说,对于中小银行而言,因为目前风险较大,在补充资本的工具中,纯股权类工具和纯债权类工具都不太被投资者认可,只能找一些介于两者之间的新的工具进行尝试。

最火资讯

首页 | 亿滔头条 | 国内国际 | 财经要闻 | 理财资讯 | 股票市场 | 购物消费 | 宏观经济 | 热点扫描 | 热点扫描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亿滔财经网 www.east2008.org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电脑版 | wap